113小时完成330公里越野 义乌跑步狂人挑战极限

来源:未知作者:编辑:admin2017-10-11 01:05

越野跑资料图(来自网络)

新疆喀纳斯,景色迷人,也是探险越野者的热土。一场330公里的极限越野赛,挑战极限———来自义乌的龙平、文叔和队友冲过终点后,他们哭了,有完赛的喜悦和痛苦,也有心中对生命的感概。

五天极限越野330公里,那是怎样的体验?日前,穿越喀纳斯超级越野赛在新疆阿勒泰地区举办。多变的天气,无数次趟水,累计爬升13000米,全程无路标、自导航、自负重、自补给……参赛的39组选手中,最终只有17组完赛。历经113小时后,龙平、文叔成为最后一组成功完赛的选手。

31岁的龙平是一家物流公司的职员,48岁的文叔做点小生意。两人都是跑步爱好者,在义乌跑友圈小有名气。当他们从微信上得知新疆喀纳斯330公里极限越野赛时,便商量要一起组队参加这个比赛。

这是中国首次330公里的比赛,要求三人组队参加,并需要越野赛事的经验。两人找来一位绍兴的跑友,组队报了名。

极端天气极端的路线危险与惊喜并存前行

喀纳斯超级越野赛要求选手自带装备,且强制装备比较多,比如手持GPS、睡袋、跟踪器、头灯、单冲、帐篷、保暖衣物及一路所需的水、食物。可以说一路上他们得负重25斤。沿途相隔几十公里会有一个补给站,补充水、食物等物资。比赛是定向越野的性质,全程都需要参赛选手自己寻找路线,而赛事路线大多是森林、草原等,一望无际,路线稍有偏差便相距甚远。第一天,龙平、文叔一行还没有适应找路线,大多数时间都花费在寻找路线上。

这次越野赛主要路线是环喀纳斯湖,经过沙漠、雪山、原始森林、草原等环境,正是如此,也面临着各种各样无法预测的危险。“经过雪山时温度特别低,冲锋衣是少不了的;有一片原始森林人迹罕至,身边是成群的蚊子,稍一停留身上就全是蚊子包。”龙平说,当时自己穿着短运动裤,被咬了很多的包,只有加快脚步赶快离开。而文叔则在走过一片草原时险些陷入泥潭。“那片地都是草垛子,得踩着它们才能通过,可一个不小心就踩偏了,回过神来的时候半个人陷入了沼泽地,幸好同伴及时发现拉了上来,才有惊无险。”每天不停地奔跑、行走,脚上全是水泡,痛到不行,只能拿创口贴简单处理一下,继续上路;鞋子换了四五双;手臂上都脱皮了……在他们的印象中,一路上总有突发事故,到后来好像都“正常”了。

有时,在杳无人烟的地方一走就是四五十公里才到下一个打卡点,三人常常感觉特别绝望。“五天里,我们睡觉的时间不到10个小时。”龙平说。越野赛也有时间限定,因此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赶路。

极限到来产生幻觉扶持完成仿佛重生

若要说这一路最特别的感受,就是在达到体力极限、长时间没有休息之后所出现的幻觉,这往往也是最危险的时候。文叔说,如果不参加这种极限越野赛,这种感觉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经历。

文叔的幻觉出现在第四天的比赛,当时人的精神状态已经达到了极限。他当时在山上奔跑的时候,山在眼前移动,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门,他努力地跑,就想跑进那道门,却始终到达不了,而自己到底在哪里也已分辨不清……相比之下,那名来自绍兴的队友所出现的幻觉更为严重。三人跑到山上时,队友出现幻觉,站在山顶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,文叔上前跟他说话,但对方却说不认识文叔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。龙平说,他当时完全不敢和队友站得太近,因为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。

当时天已经黑了,龙平、文叔赶紧支了帐篷,裹着睡袋就地休息。这次睡得时间相对比较长,两小时后他们终于都恢复了,队友的精神状态也好多了。事后,他们说起这一段,仍然觉得不可思议,这种奇特的体验终身难忘。

恢复之后,他们距离终点已经不远了。龙平说,其实一路上弃赛的念头也是反复出现,尤其是脚上水泡疼痛难耐的时候,真的是坚持不下去。这大概也是三人组队参赛的必要,队友的鼓励是坚持下去的动力。有一支成绩特别好的队伍,在300公里的打卡点弃赛了,原因是队员受伤。“真的很可惜,但如果换成我们,或许也会这样做,毕竟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。”

经过113个小时,三人互相扶持终于达到了终点,“终于完赛了,终于到了……”文叔说,这是出发前定下的目标。他们在到达终点的那一刻都哭了,更多的是一种情绪的释放,仿佛重生的喜悦。

第一集:跑步因马拉松成名 竟能降低三高延缓衰老 ... < >

()